小小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小小书屋 > 无限复活但大家都在保我 > 第44章 举兵向内3

第44章 举兵向内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改变主意了。”杜光欧肯定道。

白熠眨眨眼,一时没反应过来,片刻后,他兴奋得一拍手,“那真是太好了。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找陈将军商议此事吧。”

杜光欧一愣,没想到对方在这件事情上如此激进。

还记得最初,他们谁都不知道“阿鬼”的真实身份时,白熠才是那个主动求和的人。但进了内城,得知她是夏潜的义姐,又被她拒绝之后,白熠的态度却是急转直下,变成了那个主张开战的人。

不过,当下,两人目的已然达成一致。

于是乎,他们结伴前往军营,寻找陈志将军。

今日是黎梦进攻琉城之后的第三天,军营间仍然洋溢着雀跃的氛围,首次战争的胜利,无疑使士兵们信心十足。尽管这次防守战中,弓兵只放了稀疏的几箭,步兵的作用仅仅是出城恐吓敌人,但是,他们仍然认为这是一场彰显实力的胜利。

杜光欧愿意让人们这么想,陈志也愿意让士兵这么认为,过分自信可能招致早亡,但信心不足的结果比那更差。

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领袖用美妙的谎言去催化斗士们的战意了。

此次作战中,他们俘获了敌方士兵百余人,那些人是血皑城的士兵,与这些流放而来的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方曾经把另一方关进血皑的监牢,现在,一方又在另一方的脚下沦为俘虏。

如果不是陈志拦在之间,双方早已闹得头破血流。

陈将军曾是血皑城步兵统帅,即便流放他乡,在血皑士兵间依然具有不小的威慑力。他们还记得这位将军在战场上是如何驰骋杀敌的,那与他与平日里的模样判若两人,化影如厉鬼一般,敌军见了无不胆寒。

而琉城这帮人又是陈志亲手带出来的,虽然从前日弓兵的表现来看,他们军纪有些散乱,但本心对陈志无疑是诚服。

前日一战当中,弓兵不听命令,贸然放箭,虽未导致恶果,但性质恶劣,情节严重。陈志让士兵互相检举放箭者,检举者升军内一阶,将来回到血皑时继承军阶。而自举承认者,减轻受罚,降阶。被检举者,没收武器,逐出军中,若想重新参军,需要接受更加严苛的审查。

他在血皑军中待得久,这些等级的把戏玩得熟练。

很快,天没亮,放箭之人已经递交在了他眼前,将军论规赏罚,无人敢有怨言。

当下,军中没人敢违抗他,血皑与琉城两边的士兵都没有脾气,等候陈志的发配。

琉城没那么多人手看守俘虏,将军只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一,加入军队,为琉城效力,帮他们赢得最终的胜利,恩怨就算一笔勾销。二,带上脚镣,沦为仆役,终日归琉城士兵所差遣,不过,将军表示,这种事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具体会发生什么,他管不了,也不会管。

这两种方案一出,许多血皑士兵犹犹豫豫,可最终大多选择了前者。

于是乎,琉城的军队进一步壮大,等级制度也愈发清晰,俘虏处在最底层,而后是受军规处罚的弓兵,在之后就是没有战绩的普通士兵,最后是检举有功的人,每个军阶配备武器的精良度不同,赏令也不同。

人们在胜利之外有了新的目标,虽然,有些人能一眼看出等级制度设计的精明目的,但身处其中,他们只能和大多数人一起沉迷这种游戏。

杜光欧与白熠两人来到军营时,远远就望见陈志站在一个营房前。

将军正在与人交谈,他面前有三名将士,着装稍显繁重,应是推举出来的小头领。现在人数多了,自然需要有人掌管各军。

杜白两人便径直向陈志走去,路过武器库时,杜光欧看到一只队伍迎面朝他们走来,其由俘虏构成,被几名士兵押送,俘虏的手脚带着镣铐,想来他们都是不愿加入琉城的血皑士兵。

两人与队伍交错,隐约之间,杜光欧感觉有几道目光朝他投来,他回望过去,瞥见了一二怆然视线。

他没理会,转头继续向前走。

背后,熙熙攘攘的队伍中传来了交流声。

血皑俘虏中,有一人目光犹疑,探头探脑,朝他身边的琉城士兵问道:“刚才那个是……二殿下?”

琉城士兵回答他,“是。”

“他杀害了大殿下?”

此话一出,周围几个血皑俘虏都侧过头来,立耳静听。

琉城士兵的语气中有一丝傲然,说道:“二殿下孤胆武勇,一人便要了他性命。”

“是怎么……”一个年纪稍大的血皑老兵开口,“大殿下是怎么没了的?”

琉城士兵得意道:“二殿下机敏,假扮大殿下亲兵,尾随其进入黄王圣祠,趁他不备,夺其性命。我等趁机压制官兵,一举便扭转了劣势。现在好多弟兄用的武器都是那时抢来的,不得不说,王城精锐的武器就是精良。”

周围陷入一片寂静。

琉城士兵沉浸在其中,又道:“手刃亲兄弟,这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事,二殿下的决心并非常人所有。有他带领,这场战争必然是我们的胜利。识时务为俊杰,我劝你们也早点转换心态,从今天开始发誓效忠于他,这就还不算晚。”

血皑老兵摇摇头,自言自语一般道:“一个残害骨肉的人,怎能值得追随?”

琉城士兵:“老家伙,嘀咕什么呢。”

老兵再度摇摇头,神色悲垂,道:“唉……我夫人还织衣献给过他们兄弟二人,多年前的庆典上,我还见他们穿过一次,那时他们看上去珍重无间。可如今,怎么却变成了这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