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小小书屋 > [进巨]星夜之下 > 第3章 03 梦想的局限

第3章 03 梦想的局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距离巨人的袭击已经过了一年多。

牺牲了两成人口,罗塞之墙的居民生活逐渐趋向稳定,但还是有少数贫困的人被迫以偷窃糊口度日。为了维护日常秩序,驻扎兵团的南部最高总司令匹西斯,下令兵团编列数队专门小组,负责监督各地区并吓阻犯罪发生。

诗织便是该成员之一,他负责协助驻守开垦区的宪兵团维持该区治安。

中央政府为大量难民所设置的开垦区分布罗塞之墙东北方,其目的是为了确保粮食的充足,但大部分的有力劳动者几乎都死于不久前的夺还作战,如今只能依靠老人与小孩运作生产,当然效果不彰,几乎无法维持最低的生产量。

老人与小孩,自然无法构成什么难以收拾的混乱场面,这听起来颇为麻烦的任务,对诗织而言也不过是个凉职。

和煦的阳光暖暖照耀在微冷的空气里,像一件披挂在身上能御寒的温暖外衣。

在平房屋顶上睡了一场好觉后,诗织缓缓坐起身,像只懒猫弓着身子伸起懒腰来,他揉揉饱含困意的眼睛,睁眼发呆了好一会,动动有些酸涩的肩颈,提起身边的一个沉重麻布袋,起身跃下屋顶。

慢条斯理的漫步在翠绿草地间,迎面而来的是潮湿的淡淡泥土味,微暖的温空气带来冬季离去的温暖气息,轻抚过诗织仍有些倦意的脸颊,吹扬起他束在脑后的黑色头发,以及一头参差不齐的乱糟糟发丝。

美其名的开垦区,不过是一处荒凉的闲置地罢了。

四周只有几栋零散的平房建筑,这里因为地势与气候恶劣,几乎没有村民居住,因为少了人烟,一条穿越中央流水小河竟是难得的清澈见底,仔细一看还有小鱼在里头游游,再远一点的地方便是开垦区。

诗织的脚步平缓且熟悉,他离开草地拐弯绕上一条小径,这里的平屋开始变得多了却也显得较为破旧,又拐过几个小道来到一处阴暗的巷子,准备前往他日前发现的无人仓库。

才刚踏上巷口,诗织忽然停下了脚步,远远的,他看见杂物堆满凌乱的巷子另一端,有三个小人影正背对着自己。

他们紧靠在一起,模样看起来有些鬼鬼祟祟。

诗织顿时升起了好奇心,其实他来到这也有一段时间了,观察下来,这个荒凉到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基本上只有他会走动,所以他根本把这里列入他的完美偷懒之处。

这三个家伙搞什么呢?诗织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狐疑想着。

也当做打发时间的诗织,一声不响地来到他们身后,想着应该是从开垦区那边过来的,三个孩子的个头约莫在诗织的肩膀处,有了身高的些微优势,令他清楚看见这群孩子在做什么。

他们正拿着一块面包,似乎在犹豫该怎么处理。

诗织一眼就看出,这块一点都不干扁的面包显然出炉没多久,除了只会出现在宪兵团士兵餐桌上外,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拿到的新鲜货。

就在诗织还在思考时,其中一名黑发女孩率先发现了不对劲,她扭头一看,一时惊住,其他两个孩子也因她的异状回头发现了背后的诗织。

这三人完全没料想到背后有人,他们一见到诗织,就像看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尤其见到诗织身上的士兵服装,和他脸上的微笑时,更是惊慌地连连举步后退。

「快跑!」

绿眼男孩突然大声喊着,两手不忘扯住身边两个同伴没命似的拔腿狂奔。可诗织却早他一步拉住了靠他最近的金发男孩的后衣领,诗织拉扯的力道不小,在反作用力的牵引下,三个孩子奔跑的脚步一乱险些扑跌。

「阿尔敏!」绿眼男孩惊喊。

当绿眼男孩的声音喊起时,他身边的黑发女孩几乎是同一时间冲出,女孩完全不顾自己穿着长裙,一个抬脚就往诗织招呼去。

见状,诗织皱着眉,十分不赞同她的行为举止,他松开金发男孩,握住女孩猛然踢来的脚腕并将其压下,接着女孩又忽然伸出一拳,同时绿眼男孩的脚也由另一侧踢来。

两人同时间袭来的攻势,诗织从容不费力的压制住。

现在诗织一手抓着绿眼男孩的脚腕,让他以头下脚上的倒栽葱姿态;女孩的双手则被诗织紧扣在腹前,整个人被提在半空中,即便挣扎也动弹不得。

「艾伦……三笠……」跌在地上目睹这一切的阿尔敏已经吓得哭了出来,旁边那块面包也因裹上层层砂土算是毁了。

现场一片混乱,环顾四周的诗织叹了一口气。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不过是想看看着几个孩子想做什么,怎么现在搞得他好像是欺负这群孩子的大坏人……

「喂!放开我们!」艾伦激烈扭动身体挣扎。

诗织无奈的看着他,「我一放开,你们又会攻击我吧?」回应他的,是艾伦一连串的怒骂声,以及更是剧烈的挣扎动作。

正当诗织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

「咕噜——」一个突如其来的即时声响,成功化解了他解决不了的僵局。

涨红着脸,表情极为不开心的艾伦,手拖着下巴盘坐在地上,三笠和阿尔敏分别坐在他旁边,他们一个不安的看着艾伦,另一个则警戒地盯着盘坐在艾伦对面的诗织。

诗织看了他们几眼,顺手将身边的麻布袋放在他们面前,他笑了笑有些歉意,「这些拿去吧,就当做是我吓到你们的歉礼。」他边说边动手打开束绳,粗鲁地把里头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

三个孩子一时看傻了眼。

麻布袋塞了满满一堆的粮食——这里头有大量出炉不过一日的面包、十多包口粮、几颗野果以及三袋鼓满的水袋,草草估计,这些数量基本上可提供三个成年人吃上好几天饱足没问题。

三双极为错愕的注视下,诗织兴高采烈地打开了其中一个水袋,热呼呼的液体在注入杯中时,于微冷的空气中不断冒烟,飘散出浓郁的奶味香气。

向来是女性主义者的诗织优先递给三笠:「给。」

自从少了三分之一土地后,人类生活的空间不仅变得狭窄更没有多馀空间供畜牧使用,连带使得畜牧相关制品变得稀有珍贵,所以当诗织如此轻易的拿出用珍贵牛奶调制而成的奶茶时,三个孩子谁也没有动作。

看了诗织的笑颜一眼后,他们互相对望了几眼,露出相当困惑的古怪表情。

「你……不是要抓我们吗?」阿尔敏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啊?」诗织眨眨眼,这下换他傻住了,「我没事干嘛抓你们?」

艾伦狠瞪着诗织,一脸敌意,「少装了!你不是宪兵队的人吗?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不就是来抓我们偷食物……」或许是知道单凭他们压根没有逃离诗织的能力,艾伦不甘心地用力别过脸,后面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阿尔敏不断交握着双手,脸上满是胆怯,而三笠在给了艾伦一个关切眼神后,立马更加敌视地盯向诗织,一副随时备战状态。

诗织顿时了然,总算知道他们一见到自己便拔腿就跑的原因。他领悟地笑了起来,一口饮下奶茶后,动手翻过肩上绿色斗篷,朝他们展示臂上的玫瑰标志。

「我是驻扎兵团的士兵,虽然这次的确是来协助宪兵,不过我和那些混蛋一点关系也没有,当然你们做了什么事也与我无关。」诗织一边说,一边又替自己倒了杯奶茶饮下,围绕在口中的甜甜滋味,令他欲罢不能地又接着倒上第三杯。

艾伦张大着嘴巴,一副刚才幻听的惊讶表情:「你说……混蛋?」其他两人也为诗织的话感到有些意外。

「你们不是开垦区的人吗?难道不晓得那些人完全配得上这个称呼?」见他们如此,诗织脸上的表情远显得比他们还要惊讶。

被这么一反问,三个孩子先是呆了一会,才恍然似的互看起彼此来。

诗织好歹也在开垦区待了约莫一个月的时间,宪兵是如何照三餐没事找驻扎兵团士兵的麻烦他全都领教过了,更何况是这些开垦区的『生产者』,又怎能有多好的待遇?

另一边的孩子们,似乎也是想起这些日子,他们与年迈的灾民是怎么被宪兵队欺压轻视。艾伦紧握着拳,脸上的愤恨模样是显然的认同,阿尔敏也是咬着牙用稚嫩的脸庞跟着点头赞同。

「没错!那些家伙的确是混蛋!」

或许是诗织对宪兵团的中肯评价起了作用,又抑或是诗织就是长得一张童叟无欺人畜无害的好脸蛋,他们对诗织的戒心也因此稍微减轻。

「请问……」阿尔敏视线瞄过地上的大量粮食,小心的发问:「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食物?」

「这个嘛……」诗织放下手中杯子,在他们疑惑的注视下站起身。他语带保留地走到后方一处堆满杂货的地方动手翻找,找着找着,他扭头给了他们一个阴险笑容,童叟无欺人畜无害的面具顿时裂了一地。

三个孩子一楞。

诗织的笑容既阴险且狡猾,「要怪就怪那群小气又自大的混蛋家伙分配食物如此不均……不过是稍微动点脑筋,再使些小手段就有了。」那平常不过的语气就像在谈论他不过是从邻居大妈家借了罐油一样轻松。

「你从宪兵那偷来的?」艾伦猛地站起身,指着诗织吃惊大喊。

诗织耸耸肩,「你们不也是?」既然都是宪兵的粮食,管他摸多还摸少,还不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只不过他偷的份量稍微多了一点点点而已。

艾伦别开视线一张嫩脸又涨红了起来。

诗织继续翻找动作,他边找边说,「我只是稍微让他们伤了一下脑筋,捉弄他们一下而已,不过几天下来,也足够把他们闹得鸡飞狗跳啦。」说完,他笑了几声,转过身重新回到位置坐下,手上捧着三个破旧杯子。

「总之……那种事就别管了。」依序将杯子注满奶茶后,诗织愉快一笑,「来,喝了这暖暖身子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