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小小书屋 > [进巨]星夜之下 > 第15章 15 彼时的少年(一)

第15章 15 彼时的少年(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算上在驻扎兵团的兵涯时间,诗织身为士兵已经有八年了,什么大风大浪自认见识得多了,不管是言语讥讽还是鄙夷眼神,他向来都能面不改色地照单全收,从来没当一回事。

可自上一次墙外任务回来,以及接下埃尔文团长让他训练新兵的任务后,他这个经常被人冷眼以对的万年二等兵,于近期领受到了截然不同的待遇。

好比这样。

「诗织前辈!」

当身后传来这声措手不及的叫唤时,诗织双手撑在墙沿正要跨过石墙的脚猛然一顿,他缓缓扭过头,几个向他恭敬行礼的士兵登时印入他眼底。

默默跳下墙,两脚安稳落在地面后,诗织双手装模作样地拍了拍石墙,在几个懵懂士兵面前,很努力让面部表情显得坦荡些。

他干笑几声,「是……兵长先生让我来检查这些墙牢不牢固,免得有哪个不省心的家伙趁机偷跑出去摸鱼。」

这番越描越黑的话语让他脸上全是不自然的做贼心虚,可惜他本人毫无察觉,只是连忙朝他们摆摆手,「没事的话就各自忙去吧,快去吧。」

「是……诗织前辈。」

也不知道从谁起头的,包括那群受他指导的士兵在内,调查兵团不少人也开始唤他为前辈,大概是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对待,这样听起来带有恭谨之意的称谓,让他做起坏事不仅绑手绑脚,还显得有些心虚。

还有莫名有一股利威尔到处都是的即视感……

虽然这么想,可眼见他们一个个的缓慢离开后,诗织想溜去城镇享乐的打算,依然没有被刚才的插曲给阻碍。

环顾四周,见终于没有其他闲杂人等,他后退几步,纵身一跃,单手搭上墙沿使劲一撑,再蹬上几步,这次总算干净俐落地翻过石墙落至另一面。

拍了拍手上灰尘,诗织望着这堵比他高上许多的高墙,脸上扬起得意洋洋的笑,「小意思,砌得再高有什么用,才没有我翻不过去的墙。」

「那来试试我这堵如何?」

诗织下意识回话,「那有什么问——」

猛地停滞的话语,连同唇边的笑容同时僵住,只因为这声低沉的嗓音,带来了一股相当浓厚的熟悉感。

这次诗织没有像以往回头看去,而是默默地低下头,将脸深埋进双掌间。

有够倒楣……

×

「啊……终于完成了……」

所有人熄灯入眠的时间,韩吉总算统整好各班捎来关于巨人的调查报告,她端起水杯结果发现没水,便提起水壶和油灯打算去食堂取水。

大半夜的城堡走道空荡荡的,只有夜风穿过窗户的低鸣萧声,韩吉边走边打哈欠,突然,不远处传来微小的细碎声响。

她好奇地提起油灯,感觉声音是从食堂传来的。

「嗯?是老鼠吗?」想到利威尔的严重洁癖,韩吉边走边凉凉碎念,「唉……又是哪个偷懒的士兵没打扫好,利威尔知道大概又要发疯了。」

手刚搭上门把正要打开食堂大门时,旁边的窗户恰巧从里头被打开,韩吉扭头一瞧,诗织正从窗户爬出来,嘴巴咬了颗果子。

「真可怜,晚餐没吃饱吗?」

诗织点点头,他嘴里咀嚼着食物讲的话全都含糊不清,韩吉端来一杯水,他就着食物一饮而下,然后放下杯子,露出一张没精打采的疲惫脸。

在翻墙被利威尔当场人赃俱获后,他被罚去庭院拔杂草,从白天一直到黑夜,几乎拔了整整大半天的草。

「我大概拔了我这辈子份量的杂草……」诗织目光有些涣散,不久前的惨痛经历,导致他眼中触目所及的任何东西看起来都像是杂草,「兵长先生真罗嗦啊……早晚都会长出来的东西干嘛拔那么干净……」

听着耳边的嘀咕抱怨,韩吉先是愣了一会,接着忍不住的捧腹大笑。

「韩吉小姐?」

「抱歉啊。」看着一脸错愕的诗织,韩吉抹抹眼角,「我认识利威尔这么久,还没看过有哪个人敢这么挑战他极限的,诗织你是第一个。」

「是吗……」

见诗织撑着下巴一脸无趣,韩吉笑了笑,替他空了的杯子倒水,「不过我倒是觉得,最近的利威尔对于诗织你做的一些荒唐事,有股乐在其中的感觉,虽然老抱怨你很烦什么的,但看起来的确不讨厌。」

诗织没回答这让他根本不知该如何作答的话,只是缄默地瞧了她一眼,回想起那双锐利,也时常露出不耐的灰蓝色眼睛……

那双,跟记忆深处有些相似,也有些不同的眼眸。

出现在视线中的水杯,将诗织从早已模糊不清的过往记忆抽出身,他看向正替自己添水的人,「韩吉小姐认识兵长先生很久了吗?」

她点点头,「对喔,差不多有三年了吧,在墙壁被破坏之前,他跟你一样都是埃尔文带进来的。」

「是吗?」诗织手搭上杯子,心不在焉地随口一问,「也是驻扎兵团?」

韩吉摇头,「从王都地下街带回来的喔。」

诗织猛地一骇,手一个不稳,杯中的茶水不小心全洒了出来,沿着桌边流淌最后缓缓滴落在地面。他突如其来的怪异让韩吉不明所以,只见他死盯着那些茶水的脸色有些苍白。

韩吉怔了怔,一个直觉霎时一闪而过。

「你去过地下街吗?」她试探地开口,「什么时候?」

整个人像丢了魂般,诗织仍紧盯着桌沿不断滴落的水滴,眼中旁若无人的惊惶,彷佛看见的不是茶水而是其它的东西,以至于……耳旁的疑问,他几乎是不加思索,不自觉地讷讷开口。

「大概……二、三岁的时候吧。」

……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