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小小书屋 > [进巨]星夜之下 > 第31章 30 陌生的男子

第31章 30 陌生的男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暂且按下,因那晚与利威尔的僵局,导致这两日始终逗留于内心不散的心烦意乱后。

隐身在高楼之上的诗织,正俯瞰着不远处街道上,三个穿着连帽雨衣紧跟着一名宪兵团女士兵的移动身影。

他们周围擦身而过的居民、吆喝的店主、杵拐杖的大爷,全都是乔装过后的调查兵。然而不过几分钟后,象征引诱至地道,以及士兵埋伏失败的金黄色闪电轰然而下。

漫天飞扬的浓烟之中,女巨人惊人心魂的身影出现在这座邻近王都的斯托贝斯区。

巨大脚掌接连猛踏在由碎石铺制的平整街道,不堪负荷的地面顿时崩塌露出底下的地道,连续不断的剧烈摇晃与接连撞击,随着女巨人动作激起阵阵碎屑及漫天尘土。

她在找出躲藏于地道之中的艾伦。

一声立体机动的气体声响从背后传来,惊觉有人袭击的女巨人,倏忽攥紧右拳,阳光下闪耀的金色头发飞扬起一道弧度,将划破空气的强劲拳头回身而去。

几乎是完美无瑕的致命一击,可在几道亮灿灿的刀芒赫然闪过眼前时,熟悉的画面瞬间令女巨人惊愕不已,一双极限睁大,冷森的漆黑眼眸是她能看见的最后画面。

扑天盖地的黑暗袭来,留在双眼深处的刀刃蔓延出巨大的强烈疼痛,更麻痹她接下来所有的思考与行动,听到几声立体机动的装置声响,女巨人浑身一凛,因为如她所想的,紧接在后的是更加恐怖的一连串猛烈攻势。

遭剥离破坏的身躯,像一具被人扯断手脚的木偶,再也承受不住地跌坐在地,遍布在她周边的是一块块割削下的大块血肉。

「有没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换上新的两片刀刃,诗织站在女巨人的肩膀上轻声问着。

耳边自然听不到任何回应,在浓烟四散之中,诗织望着原本富丽堂皇如今却是斑驳损坏的残骸建筑,在那之中的阿尔敏正着急挖着,似是想挖出被掩埋于废墟之下丧失战斗意志的艾伦。

这小子果然是下不去手……

「我这个人嘛,对于女性向来是非常尊重,可以的话总是避免与女性发生冲突,更别说战斗了,不过啊……」诗织停顿了下来,将褪去所有情绪的双眼往旁一转,眼底尽是一片冰冷。

「既然对象是你这种倒人胃口的小鬼,那倒也就无所谓了。」

女巨人一咬牙,奋力将自己朝背后的建筑撞去,在崩塌的屋瓦之中她狼狈爬起身,不认为如此便能解决掉对方,她拖着残破不堪的身躯往别处逃窜。

「你是该早点逃的。」抚掉肩上的碎砖,站在街道上的诗织冷冷逸出笑。

因一声突兀的鼓掌声不合时宜地响起,诗织停顿了正要按下的操作装置,停下动作寻向声音来源,发现一个陌生男人站在街巷旁,穿着一身便衣似乎只是个普通居民。

诗织朝他喊声,「没看到这里的情况吗,不想被波及就快点离开。」

「虽然不晓得巨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内地,不过……」男人没理会告诫,自顾自地说着话。

诗织皱了皱眉,他此刻没有任何理由和时间继续搭理这个陌生男人。

「你的身手比以前更加厉害了啊!」

刻意在以前两字落下重音的语气,令诗织踏出的脚步猛然一顿,他表情瞬间僵住,怔怔地转过身,看向男人。

另一道金色闪电落下,终究下定决心的艾伦,迈开脚步朝瘫爬在地上的女巨人奔赴而去,将无处可泄的满腔愤怒投注在拳头上,连同一声声响彻天际的勃然怒吼,将她猛力击飞至另一条街道。

轰然巨响的撞击声绵延不绝,数栋建筑遭女巨人摔落的身躯全数压垮,怒气未消的艾伦双手握拳,连连砸在已被残骸掩埋的女巨人身上。

撼天震地的勃然轰鸣,并起汹涌漫天的巨大烟尘,在人们惊惧逃窜的骇然尖叫声中,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此时此刻,街道上的两人像置身事外的局外人般,一动也不动的伫立着。

「已经十二年过去了……他们领回你的尸体,都说你死了,但我就知道不可能,你一定还活着!」男人睁大双眼,身体因激动微微颤抖着,目光之中的热切渴盼,更像是寻觅到遗失已久的宝物般。

「你还活着实在太好了……」

男人欣喜的声音,混着肆虐的狂风而來,吹乱了发丝,露出诗织那张逐渐遭恐惧渗进的脸庞。

他不晓得这个人是谁,心里也有个声音不断告诉他,要他赶快离开这个人,必须逃离这里的心情十分强烈,但他竟连移动脚步的办法也没有……彷佛身在泥沼般的血池之中,任由一只只从底下伸出的冷森手骨禁锢着双脚,不仅无法动弹,也无处可逃。

「看你的表情是想起来了吗?不……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不是想起我,而是想起“我们”了吧?」

男人微笑地迈开步伐,金色的短发在行走间耀眼夺目,一双接近湛蓝的眼睛宛如河水般清澈温润,却让诗织感受到前无未有的极大恐惧,浑身僵硬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男人朝自己逼近。

「好久不见……」

驻足于诗织面前,男人高大身影将诗织笼罩于一片阴影之中,他伸手抚摸自己的唇,扬起愉快的笑容。

「……我们的赛莱西。」

当这个象征他过去所有阴影,记忆中最为深处的黑暗,几乎摧毁他一生的名字再次响起时,诗织的身体,再也忍不住拼命颤抖。

「残害同伴,苟且偷生的感觉如何?」

男人曲起食指,轻柔的手指宛如羽毛也似尖锐刀刃,轻抚着面如死灰的脸。

「本来九个人,最后只剩下三个人,我们之所以能在那一夜活下来的原因,想必你也很清楚吧赛莱西大哥?正好你回来了……」

他弯下腰,于诗织耳畔轻声低言,「那间房间,还替你留着呢。」

脸色苍白得似白纸的诗织,遭直冷至心头的颤意蔓延全身,一言不发的他,紧紧握着刀柄,奋力想挺过不断掠过眼前的经历所为他带来的痛苦。

索命般的手指于诗织脸上游移,在滑落颈脖处赫然张开,另一只及时而来的手,擒住男人掐向喉咙的举动,令停滞的指尖距离诗织颈边不过几寸,便再无法移动半分。

「不过就受了点小伤,现在竟然连路边闲杂人等,都敢明目张胆欺负我的部下吗?」

见诗织因自己出现后退了几步,那副像不希望自己在此的举动,利威尔目光冷冽,斜睨着不怀好意的男人。

「有话用你那张嘴说就够了,这只手是打算做什么?」

纵然身形不高,可利威尔单单站在那,周身便散发出一股强势又危险的气息,低沉嗓音更透着不容置喙的冷峻。

彷佛被人深深掐按着喉口般,男人气焰一下全被压制住,他挣了挣,发现不管如何使劲也动弹不得,对方反倒还加大了力道。他的手在利威尔禁锢下震颤着,腕上皮肤一片殷红肿胀。

「原来是调查兵团鼎鼎大名的利威尔兵长……」男人冒着冷汗,忍受腕骨咯咯作响的疼痛,皮笑肉不笑的,「我们只是老朋友叙旧而已,怎么能说欺负呢?是吧……赛莱西?」

当男人又欲靠近诗织时,惨烈的痛喊声,在利威尔扯下他右腕猛一翻拧,直接将他整个胳膊卸下时爆发开来。甩掉手上残留的恶心馀温,利威尔往前几步,不着痕迹地将诗织挡在身后。

「看来是我没把话说清楚……」狭长的灰蓝色眼眸,冰冷且阴沉,「再继续下去,你接下来少的,就不只是一条胳膊了。」

男人连连后退几步,他捂上脱臼右肩,有些勉强的挂着惨笑,透过利威尔盯着后面的人。

「真可悲,又在欺骗身边的人吗……小心啊利威尔兵长,你尽心尽力保护的这个部下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可是把一群对他深信不疑的同伴残忍杀——」

闪着幽光的锋利刀刃,乍然悬停在男人颈边,一手挡住诗织攻势的利威尔,看着男人后知后觉的惊骇表情。

「不是才警告过你吗……我是无所谓,毕竟现在这里多你一具尸体,宪兵团也不会怀疑是谁做的。」

聆听利威尔不似玩笑的话语,男人抚上渗血颈际连退几步,他盯着被发丝复面看不清表情的诗织,露出忌惮也不言自明的渴望神情,身影没入于街巷之中。

一道直上天际,宣示成功捕获女巨人的黄色烟雾印入眼帘,利威尔挪开视线,转过身,看着纵使男人走远后仍是默然无声的人。

「走了,还想站在这里多久?」

诗织低着头,不发一语的跟在他身后。利威尔侧过脸,发现诗织脸上空洞表情,还有刻意与自己保持一段距离的举动,他脸色不是太好。

幽暗潮湿的地下室,几盏晃荡的明灭烛光,将在场之人面上的神情刻划得越发凝重,在那之中,全身复盖硬质水晶的亚妮,被如蛛网般缠绕的钢绳所缚,带着众人盼望的真相,缄默沉睡。

引渡艾伦以及调查兵团高层的命令暂时搁置,可这一天,遭殃枉死的平民,奋斗战死的士兵,死了这么多人,却无法从亚妮身上挖掘出任何情报,最后只留下一团谜。

——谈不上成功的作战。

「走到哪都有旧相识,你也是挺厉害的。」

刚从关押亚妮的地下室离开,利威尔一推开休息室,便看到自他离开后再回来,诗织还是那副垂头模样,像一尊摆在沙发上的雕像,连一个姿势都没动过。

「关于你擅离职守的惩处就留到之后再一并算,现在没有人有闲工夫照顾你的情绪。」

介于外头情况实在太过诡异,女巨人变成一块硬梆梆水晶,墙壁里甚至都可能塞满了巨人……诸如此类的事态,已经够让利威尔烦躁不快了,现在竟又多了这蠢货来添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