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小小书屋 > 她才不是异类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罗采幽指着自己,有些不敢相信,她有什么用?能帮到无所不会的周念秦?

而后,罗采幽点点头,着急得像是担心周念秦收回他的请求。

她喜欢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这会令她觉得自己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周念秦朝罗长青挥手,“你过来帮你姐姐洗一下衣服,我们有事出去一趟,乖哈。”

罗长青破天荒地夺过她手里的搓衣板和肥皂,坐在了她的专属小木凳上,闷闷不乐地说,“知道了。”

罗长青的手哪里碰过肥皂水?罗采幽不放心,“这不好吧?要不等我先把衣服洗完了,再跟你走,行吗?”

“不行,”周念秦拉过罗采幽,把她手中起沫的衣服丢给罗长青,“他迟早要成为男人,洗点衣服又怎么了?”

罗长青搓衣服的声音响得像是在表达他的不满,罗采幽怕的要死,衣服若是洗烂了,最后李淑只会骂她。

罗采幽拿过罗长青手上的搓衣板,“不行,还是我来吧。”

罗长青欢快地跳起来,却对上周念秦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他又不情不愿地蹲了下去。

“姐姐,你陪哥哥去吧,我来。”

“你不会洗衣服啊。”

“不会,可以慢慢学,我会试着轻点洗。”

周念秦扶起罗采幽,“好了好了,时间宝贵,快去换衣服吧。”

罗采幽换完衣服出来,周念秦正在哄罗长青。

“你乖乖地在家洗衣服,洗完了,我们就回来了,我会给你带好吃的,只给你带。”

“真的?”罗长青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当然,你见我什么时候说过谎?”

罗长青的脸蹭着周念秦的手掌心,依依不舍地像是周念秦要出远门,永远也不回来。

“好了,我们走吧。”罗采幽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周念秦带着罗采幽去了周寡妇家。

罗采幽有点欲哭无泪,早知道是来搬死人,她就不穿那么干净了。

方才她换的衣服可是她衣柜中最能拿得出手的一套。

她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周念秦见罗采幽要哭不哭、要笑不笑的样子,有些不解,“怎么了?你以为我叫你来搬尸体?”

“不是吗?”罗采幽的语气极为不确定,尾音拉得很长。

周念秦笑了,“在你眼中,我是那么不要脸、没有绅士风度的男人吗?我叫你来,当然不是干这个。”

“那是什么?”罗采幽暂时想不到她可以干什么,可以帮到周念秦什么。

“麻烦你换一下黄寡妇的衣服,把她收拾得干净点,我毕竟是男人,男女授受不亲......就算黄寡妇是死人,可她也有尊严,不是吗?”

“而且,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你是我唯一信任的朋友,我相信你。”

得到认可的罗采幽顿时感觉浑身充满力气,“好,没问题。”

“我收拾一下她的屋子,你弄好后叫我一声,我把她放进地窖,防止尸体腐烂。”

周念秦竟想得如此周到,罗采幽很是佩服,他不当村长,谁当?

收拾黄寡妇的时候,罗采幽这才发现她口中含的有无条叶的残渣。

又是无条叶,黄家母子先后被无条叶所害,这凶手下手可真狠。

罗采幽掏出黄寡妇嘴里稍稍完整的无条叶,包在纸巾里,准备一会儿拿给周念秦看看,兴许能帮得到他抓凶手。

窗台边放着的是周念秦刚买回来的寿衣,罗采幽小心地脱下黄寡妇沾满血的衣服,给她换上干净的寿衣。

换的过程中,她难免会碰到黄寡妇的皮肤,那肤感冷得仿佛是刚从冰窖里拿出来一样。

姬九思正冷得打抖。

尽管任如初和梁惜月都抱着她,还是无济于事。

她的骨头快被这冰水给刺穿了。

她们已经进入第二个洞,寒冰洞。

不用问任如初也知道,这洞一定很冷。

姬九思刚下水的时候,对这名字的感悟还不是很深,只是庆幸,终于有地方可以洗澡了。

臭肠洞里滚了一圈,身上没有臭味那是不可能的事。

这暗河水来得就很及时。

等到感悟很深的时候,她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暗河长得令人丧失求生欲,似乎怎么游也游不到尽头,永远也上不了岸。

以前,她还抱有幻想,只要努力再努力一点,她就能改变现状。

现在,她不会这么想了。

有些岸,上不上得了不是你努力不努力的问题,而是那岸想不想让你上。

好比如眼前这暗河吧,它存心就想淹死她们、冻死她们,而她们什么也做不了,除了闷着脑袋往前游,别无选择。

姬九思忍不住问任如初,“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第三个洞?”

“不知道,这里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行吧,就算她们倒霉吧,倒霉事儿都凑一堆了。

梁惜月问,“那以前这里是什么样?”

任如初指了指洞顶,“以前啊,这里全是寒冰,只会散发冷气,特别适合避暑,但没有水,更没汇聚成河,可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

姬九思心想,也是,人三天不见都会变一个样,更别说寒冰三年不见了。

她怎么能要求寒冰不化?

冰的宿命就是化成水,而水的宿命就是蒸发成气,气的宿命是什么,她暂时还没想通。

只是,这水为什么会越来越多,多到漫过她们的肩膀,她们稍有不注意,就可能掉进去。

有些事,不提还好,一提就应。

姬九思踩到一块石头上,崴着了脚,“救命。”

得亏任如初和梁惜月都架着她的手,她才没掉下去。

“你别动,我看看是什么。”任如初一头扎进水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