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小小书屋 > 从良 > 第43章 第43章 王芍筠番外(2)

第43章 第43章 王芍筠番外(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记不得是一档什么节目,余枫在台上演了一个经典小品的翻版。王芍筠作为小学生代表,也在这台晚会里露面,那时她已经很熟练地知道,这种场合要唱“姹紫嫣红”了。

那天,王芍筠一早画好了妆,就在后台候场。彩排过几遍的内容,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王芍筠作为一个见惯了各种活动的熟练工种,对此也没什么可紧张的。

可是那天,很不对劲。她的肚子很疼。疼得直冒冷汗。

刚上小学的时候,王芍筠也有肚子疼的毛病。那会儿她们班上学习最好的一个女孩,也是王芍筠妈妈口中让她学习的榜样,就和王芍筠一样,那个女孩儿也经常肚子疼。后来知道那叫肠痉挛,疼的时候,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可是当时,王芍筠她妈不这样觉得,她问:“你是不是看新杰肚子疼就学人家?人家学习好,你怎么不学。”

王芍筠那天就这么忍着一声不吭,直到在她妈面前晕厥。

醒来时人就已经在医院了。她在病床上苍白着一张脸,挑衅似的看着她的妈妈。她妈只说,瞧她那样,就说养闺女不省心。

从那天开始,王芍筠的腹痛,似乎神奇地好了起来。不被在意的疼痛,早在病床上就一败涂地,又何必时时提醒着彼此的难堪。

哦,如果王芍筠的母亲也会感到难堪的话。

但这一天的疼很不同。王芍筠觉得浑身湿冷,尤其是下身,似乎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流出来。生理卫生课上的知识开始回荡在她的脑海。

不是吧……

她疼得满头冷汗,眼花、耳鸣。在倒下去之前,她伸手乱抓着,终于抓到一个绵软的,温暖的臂膀。

那是余枫。

王芍筠第一次月经,来得就是这么尴尬。余枫是见证了这个过程的人。

那个时候,人们对痛经的认知大部分还停留在要喝红糖水的阶段,对止疼药总有几分质疑。王芍筠最讨厌红糖,总觉得那气味令人作呕。可是那一天,余枫递给她一杯红糖水,里面有一丝姜味儿,两种最令人厌恶的东西聚在一起,却神奇地真的暖和了王芍筠的身体。

卫生巾是余枫的,赶巧了两人的生理期撞在了一起。王芍筠笨拙地打开那片卫生巾,在门外余枫的提醒下,小心的撕掉小翅膀上的贴纸,终于挡住了内///裤上那个暗红色的圆圆的血痕。余枫还给了她一片小护垫,贴在了外裤的里面,防止刚才沾上的血漏出来。

王芍筠出来时,还在木愣愣地想同学之间关于借“面包”的传说,于是她说:“阿姨,我以后还你……”

后来王芍筠无数次在夜里醒来,想要穿越回去,抽自己,叫什么阿姨,叫什么阿姨!这不差辈儿了吗!

余枫笑了笑,当然没说要。毕竟谁也不曾想到两人之后竟然真的还能再有交集。

王芍筠的妆当然花了。她那天用的油彩本来就不怎么专业,一出汗就花了许多。化妆师抱怨着让她后边排队去,王芍筠只得委委屈屈地在角落里站着。她其实并不是这样性格的人。但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难言的委屈,她想撒娇,像女孩子那样。

可向谁撒娇呢?

她个子高,站着的时候,显眼得不行,谁走过都要看她一眼。王芍筠脸上花了的妆,好像要融进她的脸一般,那样热、那样红。

她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人和他们打量的目光。忽然,她看见了一只白白嫩嫩胖胖的手。那只手刚刚还给她递过糖水。

王芍筠向招手的余枫走过去。余枫问她演什么,她说杜丽娘。余枫笑了,这个妆不会太红了吗?

那天,最终是余枫给她化了妆。王芍筠获得了她人生中,最好的一个扮相。

她扮着杜丽娘,看着脸上毫无油彩演绎着红娘的余枫。心里想,这个阿姨,好像一朵大牡丹花。

王芍筠最终完美地演完了她的桥段。她忽然想告诉余枫,她其实也会唱别的。可是当余枫来到她面前时,她却没有说出口。

余枫临走前又见到了王芍筠。余枫白胖的手里捧着一束花,看起来和各类包装好的礼节性花束很不一样,那是一捧包装很简陋的花。花也很奇怪,一个个圆圆的红蛋蛋,也不知开出来是什么模样。

见王芍筠在,余枫从花束中抽出了好几枝送给了她。并夸她唱得好。不知道为什么,王芍筠忽然有些胆怯,只好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而后,各回各家,各泡各花。

王芍筠运气不错,那些红色的蛋蛋花,居然都开了。肥肥的大朵,很是“富丽堂皇”。王芍筠想,这就是牡丹花吧!像那个阿姨一样!

于是,她找到了父母和爷爷奶奶,说什么也要改名叫王牡丹……

全家人齐上阵劝着她,王芍筠打着滚不从。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很难再干出打滚这件事,但王芍筠偏偏就干了。

最后鸡飞狗跳之间,还是远在南方跟随舅舅生活的姥姥打来电话劝她,并问她改名的原因。王芍筠给父母指着那些肥肥的大花说,因为牡丹好看。

全家人都愣了,哄堂大笑,说,傻丫头,这是芍药。

王芍筠一愣,原来竟是芍药吗?她竟然认错了。

不过,芍药,她也认了,家人看磨不过她,最后还是妥协,给她的名字里加上了这个“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