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书屋

繁体版 简体版
小小书屋 > 母星瞒着我们偷偷化形了 > 第30章 终究还是错付了

第30章 终究还是错付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难道它是想用真实案例来向我阐明生命的来去就是如此草率和猝不及防?

是的,一定是这样。

然而就这么一秒钟的走神儿,李沧差点步了倒霉行尸的后尘,不由暗骂自己是个憨批,前车之鉴还没凉透…呃…还没落地呢你就把人家的良苦用心忘二门后了??

突兀的眩晕感一波强似一波的袭来,他开始觉得头重脚轻。

“别介...别在这个时候...”

这种持续的剧烈的“全身运动”对李沧貌似加倍粗大状实则异常脆弱的脊柱是巨大的负担,实际上可能稍微一个微妙的扭动就会挤牙膏一样把自己的脊髓挤得爆浆。

他很清楚的记得那群以胡须和眼镜为标配的专家是这么说的:

“尽量避免运动,严格禁止压腿、俯卧、侧卧、盘坐、跷二郎腿、托举重物...”

整段医嘱加起来比老太太的裹脚布还长,抑扬顿挫朗似笑非笑读这段话的老教授是和他在城中村对门住了十几年的老邻居,很善良很乐观,在生活中不会拿他当病人看的那种。

李沧当时心态挺稳,问,

“所以,老头儿,我到底还能干啥?”

然后一个年轻规培生视线从病例本转移到他身上,厚厚的眼镜片折出一抹诡异的光,

“吹唢呐?”

全场凝固。

老教授鼻子都气歪了,直接破防,差点在一群德高望重的同行面前清理门户。

小伙子以为自己很幽默...

emmm...

实际上他也真的很幽默,就是路走窄了。

咳,扯远了。

总之——

当一股子麻酥酥的怪异冰凉的感觉从尾椎一路攀爬到后脑时,

“药丸...”

李沧感觉自己的眼球似乎在突然之间变得滚烫,幕布一样的黑色潮水由视线下方徐徐占据视界,耳朵里再没了声音,像是有人给他的世界按下静音键,万籁俱寂一片虚无。

李沧咬紧牙关,

“祈愿:延缓病症发作”

【此项祈愿需每秒支付5.5枚命运硬币,是否...】

“支付!”

【祈愿成立】

下一秒,所有的身体不适瞬间消退。

李沧一个箭步捞起地上的螺纹钢,但却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将之抛给大尸兄。

“接着!”

即使身体健壮的正常人也没办法正面硬刚5只活蹦乱跳的行尸,唯一的希望就只有大尸兄。

“祈愿:修复大尸兄外伤”

【祈愿成立,扣除3.6枚命运硬币】

基本已经被拆零碎的大尸兄身体表面骤然流转起氤氲的绿色光雾,一条条豁到骨头表面的可怖伤口飞速愈合,甚至于仅靠一点筋皮连着的右臂直接脱落化为飞灰,眨眼之间便重新长出了一条胳膊以及五根女朋友。

“啪!”

大尸兄新生的手臂握住螺纹钢,猛力向上一豁。

骑坐在大尸兄身上浪得飞起的披甲行尸猝不及防,钢筋由它肋下刺入,再带着满口牙齿在披甲行尸的嘴巴里冒出头来。

披甲行尸的惨嚎都被贯穿喉咙的螺纹钢捋直了,根本发不出声。

它本能的就想要站起来逃窜,但得到李沧指示的大尸兄哪能让它如愿,死死抱住它的头,狠命往下拉。

戳在胸膛喉咙里的螺纹钢可能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还能有这等妙用!

内置撬棍嘿~

喀吧...喀...

一连串的脆响。

它被大尸兄卡着脑袋硬生生的在螺纹钢支撑下拗断了颈椎,再一扯,头颅便带出半条血淋淋的脊椎。

“嚎~”

大尸兄很自然的咔嚓咔嚓几口下去,举着披甲活尸的头颅作“俺要拿你的头盖骨当碗使”状仰天长啸。

“别特么摆poss了,搁那号丧呢?”

大尸兄被骂得一缩脖子,怒从心头起恶在胆边生,扛着螺纹钢坦克一样低头冲锋。

耀武扬威追了李沧几条街的普丑行尸直接被它按鸡崽子一样按翻在地4只,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抡。

沧沧公主不再低调,回身一拳砸在仅剩的一只行尸的喉结处。

“咔嚓...”

闷闷的破裂声。

喉结是个很脆弱的零部件,只要会喘气的生物都没法拒绝这种伺候,行尸有心跳、有呼吸,当然也不例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